《深圳商报》:是诗人就得能写七绝

“深圳学人南书房夜话”讲析绝句写作结构技巧

发布时间:2019-1-23

  【深圳商报讯】(记者 魏沛娜)近日,“深圳学人·南书房夜话”第87期在深圳图书馆南书房举行,诗人、深圳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徐晋如以“时空变换与诗意的发生”为题,讲析绝句写作的结构技巧。

  按照当代诗人、学者、书法家陈永正的说法,七绝是“真诗人之体”,意即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真正的诗人,就看能不能写好七绝。很多有学问的人,可以写好五言古风,可以写好七言长篇,但是七绝却写得不行。反而是一些山间野夫之流,信口而道,名人魁士不能道出。“其他的诗体可以靠学养,但七绝主要靠本身的诗性。”

  七绝第一靠什么呢?徐晋如又援引文学评论家蓝棣之的说法。蓝棣之说,诗人的天赋百分之九十以上在于比喻。对此,徐晋如解释说:“就是你总是能够想出特别有诗意的、有诗性的比喻,这是天赋,是教不了的。我们能教的是它的篇章上的法度,怎样尽量运用时空变换的手段来实现诗意。”

  对于七绝,近代诗人邵祖平认为,七绝的四句,第一句叫做起句,第二句叫做承句,第三句叫做垫句,第四句叫结句。“我们一般的想法是,第三句叫做转句,但是邵祖平先生说第三句叫垫句。这个‘垫’,我认为用得特别好,因为第三句不但有承上启下的‘转’的作用,还有把诗意给补充完整,垫上一步的作用。也就是说第三句给垫一下,然后第四句就能跳得更高。他的这个说法是非常准确到位的。”

  邵祖平曾说:“愚按七绝篇法,最要为有大篇气象,而大篇气象者,平取之不易得,宜翻腾转折,如霜隼之击空,狂鲸之撇海,始为得之。”对此,徐晋如认为这其实是在说,七绝写作的时空不能局限在一个非常小的范畴之内,而是要有一个更加广阔的、跳跃的时空观念。邵祖平又言“盛唐七绝,以太白、龙标、王之涣三家最为杰出”,“龙标”即指王昌龄。徐晋如介绍,王昌龄的七绝写得特别好,而杜甫一生写得最不好的就是七绝,他在生时尚没什么名气,只是后来的人崇尚学问,因杜甫的五言古风、七言古风、五言排律、七言律诗写得特别好,故而他的地位才越来越高。“在盛唐时候,大家最崇拜的就是七绝写得好的人,以至于王昌龄自称为‘诗天子’。”徐晋如说。